5号彩票

教育部發布《全國普通高校本科教育教學質量報告(2018年度)》
發布時間:2020-06-30  查看次數:
來源:教育部
  為全面總結2018年全國高校本科教育教學質量狀況,教育部教育督導局委托教育部高等教育教學評估中心研制完成《全國普通高校本科教育教學質量報告(2018年度)》(以下簡稱《報告》)。《報告》基于高等教育質量監測國家數據平臺和全國1000余所普通高校本科教學質量年度報告,緊扣“以本為本”“四個回歸”等新時代本科教育改革發展的政策要求,以本科教育教學質量為主線,采用海量數據挖掘、多維案例分析、大規模問卷調查等方法,呈現高校提高本科教育教學質量的新舉措、新經驗、新成效,為本科教育教學改革提供決策參考,引導高校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、鞏固本科人才培養中心地位。
  《報告》指出,黨的十九大以來,我國高等教育進入內涵式發展新階段,本科教育全面振興。2018年,教育部通過全面布局“四新”建設、推出“六卓越一拔尖”計劃2.0、部署一流專業建設“雙萬計劃”、頒布本科專業類教學質量國家標準等一系列重要舉措,在本科教育關鍵領域“謀突破、上水平”,打響新一輪全面振興本科教育攻堅戰,高校人才培養能力得到全面提升。
  《報告》認為,高校扎實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,“三全育人”工作有序開展。實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質量提升工程,推動高校加強思政課程建設、深化思政工作改革,建立完善立德樹人育人機制,構建“三全育人”大格局。2018年,全國培育“三全育人”綜合改革試點單位125家,以“三全育人”為導向建設高校思想政治工作精品項目200項、中青年骨干隊伍建設項目20個。
  《報告》表明,高校師德師風建設和教師隊伍建設取得成效。按照《關于全面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意見》要求,高校在教師聘用、年度考核、職稱評聘等工作中,堅持師德第一標準,引導廣大教師爭做“四有”好老師。2018年,高校博士學位教師占比38.21%,較2017年增長1.5個百分點;行業背景教師占比17.68%,較2017年增長5.8個百分點;輔導員隊伍規模從2017年的58750人增加到2018年的65571人。
  《報告》顯示,高校改革創新人才培養模式工作持續推進。2018年,高校打破第一課堂到第二課堂的壁壘,將社會課堂、虛擬課堂引入傳統的課堂教學,理論與實踐相互融合。高校累計開設專業實驗課達到144.17萬門,累計建設國家級實驗實訓示范中心1210個、校外實踐實習基地22.6萬個,實踐育人體系不斷完善。高校積極開展創新創業教育,持續深化科教融合,推動創新創業教育融入人才培養全過程,截至2018年底,452所高校增加創新創業學分,參與創新創業訓練計劃學生達30.49萬人次。
  《報告》強調,高校辦學條件和教學資源得到明顯改善,“大學質量文化建設”呈現新風貌。各級財政加大高等教育投入,高校生均教育經費(全日制學生)達到3.27萬元。線上課程資源建設得到強化,教育部認定國家精品在線開放課程1291門,上線慕課數量達到8100門。高等教育質量保障體系逐步健全,5号彩票完善質量標準,強化外部教育教學評估;高校內修教學督導、專項評估、常態監測,質量文化得到培育和養成,提高學生培養質量成為主旋律。
  《報告》反映,學生學習體驗滿意度不斷提升,大部分學生對自身成長與收獲滿意。2016—2018年,學生對課程教學和學習風氣的滿意度得分分別為64.48、66.25、67.62和60.75、61.64、63.83,呈現持續上升趨勢。2018年,74%的學生認為自己在確立明晰人生觀、價值觀方面有極大或較大提高,75.9%的學生認為大學期間自己的合作能力有較大或極大提高,74.1%的學生對自己在大學期間的成長與收獲滿意。
  與此同時,《報告》還指出,部分高校本科教育教學工作尚存在以下問題。一是人才培養中心地位未完全落實。部分高校對人才培養中心地位的落實保障度不夠,制度保障教學、全員服務教學等落實不到位,高校教授為本科生授課比例僅為77.11%。二是教學模式創新性不足。部分高校慕課、翻轉課堂、線上線下混合式教學等新型教學模式應用不足,高校專業課小班化課堂(30人及以下)平均開設率僅為29.11%。三是學習過程管理總體不嚴格。部分高校課程學習難度、挑戰度不高,考核方式單一、重結果輕過程,2016—2018年,高校學業挑戰度總體上仍處于中等偏下水平。四是師德師風建設未形成長效機制。部分高校對師德師風建設工作的統籌領導力度不夠,個別教師不能認真履職盡責,學術不端行為仍有發生,師德考核在教師考核評價中被弱化。
  此外,《報告》還進一步指出,我國本科教育教學質量保障體系有待繼續健全完善。評估制度設計需著力解決重點難點問題,立德樹人評估指標尚不夠具體,高校分類評估有待進一步完善。高校在職稱評聘、職務考核、激勵獎勵、資源分配等方面依然強調“帽子、課題、成果、經費、獎項”等指標,人才培養成效的評價標準尚未得到充分體現。
  目前,《報告》已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公開出版發行。